杰特自述疫情下的CBA外援马布里给我吃定心丸

这位前萨克拉门托国王控卫在过去八年都在CBA效力,在一月份新冠肺炎侵袭中国,武汉封城,CBA联赛宣布推迟后与家人返回了洛杉矶

下面是他对自己这段时间所经历的自述

’落地时我们长舒了一口气

’我让保罗和特雷沃-阿里扎在全明星周末前把‘为武汉祈祷’放在鞋子右侧

’我不是因为他在中国我才回去的

’我告诉球员们,中国很爱NBA,然后我们也要去回应他们,为中国人民祈祷,因为他们也爱你

可能要隔离,可能要封城,你要想象中国人可是在家隔离了大概一个月,可能还更长

我感觉我好像已经隔离了八年了

然后就有人告诉我,‘哇你别再回中国了

就说这么多吧

现在我在酒店里面,不能踏出房间半步,我得自我隔离两周

我说我和家人在一起,然后他就让我相信他,回来就行

兄弟,我准备看我的比赛,也准备看书,但这也是一个反思的时间

他懂中国,特别是北京,也和北京政府联系过了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足协设计了多套应对预案,其中各方普遍认可的方案是:球队如果确认在泰国进行主场与马尔代夫队的比赛,那么就考虑赛后继续留在泰国,同时邀请关岛队来泰国比赛

希望大家都已经囤好货了

我在加州代尔市的服饰店因为新冠已经关门了,有点倒霉但我知道要让大家待在家里,健健康康的就行

希望能一直听到好消息

即使他现在感觉没问题,但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所以商店还是得继续关闭,直到有进一步的通知

每个人都是绿标或者黄标的,没见过红的

你就去那里做你该做的事就行了

什么店都关了,跟个死城一样,街上空无一人

安检员不像星球大战那样全套制服,但是他们在保护每一个人

他们说,‘我们没有非商务座了

甚至有些门也是塑料的

我觉得他们可能会快递一些东西过来吧

我打电话问他说,‘你在哪?’他说,‘我在中国

索尼-威姆斯可能是第一批回来的,他已经隔离一周半了,差不多要结束了

但美国现在疯了,我该怎么办?我和家人回到洛杉矶,但是我之后就陷入了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的境地

’然后球队就给我买了1月28日的机票

但是成为历史的见证者的感觉还不错

你大概得每个小时开一次窗,他们就会看看我就像,‘你还好吧?’这个过程一点都不恐怖,反而很酷

即使我还在家的时候她就问,‘你要去中国?’我就回答说,‘赛季重启我就要回去了

之后就陆陆续续开始听到有关新冠的消息,我就去问了球队说‘哎,怎么回事啊?’那时候是1月24日星期五,教练告诉我们要在星期天11点前归队

在2月4日亚足联紧急会议进行期间,中国足协秘书长刘奕已经就相关事宜与亚足联及泰国等相关会员协会的负责人进行了沟通,而具体的比赛场地已经基本确定在武里南联队的主场

回到家我就跟朋友讲述我的所见所闻了

绿色代表你的状况很好,黄色也是非常好

当我到达我的城市之后,我得坐车去酒店

尽管我妻子说,‘去吧去吧,你有合同在身呢

我就和我妻子说,‘是时候可以走了,这场面我真没见过

他们还给我带来了一些零食

但这只是我的第一天,所以我甚至都不知道我要我能要到什么,能期待什么

比赛应该是会空场,然后联赛在两个城市进行,我们可能会在广东或者青岛,一周四赛

一周四赛的话就会打得很快

然后我们就上场比赛了

’我从我的队友和其他中国朋友那里听到了很多好消息,中国现在状况越来越好了

现在新冠侵袭全美,大家都恍然大悟,‘现在我知道你之前说的是什么了

拜托!荷兰每天有100多人死于新冠病毒

我跟每个朋友视频的时候他们就会问‘你很忙吗?’我就说,‘我怎么忙啊,啥都没干好不

’飞机上是满员的,我就想,‘妈的,可能大家都想离开洛杉矶,摆脱这一切

当我们开始比赛的时候,这就成为了一段历史,特别是作为一支球队的一员,一个继续比赛的联盟的一部分

但我知道赛季大概还有一个半月,五月份赛季结束后我可能就能回家了

但我会找到保持状态的方法,做些事比如俯卧撑

让我开始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吧,我要让我们家过上更好的生活,然后继续在这个联盟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戴口罩的话每隔四小时要换一个

机场就像个死城,大家都全副武装,真的很严格

要不就在酒店,要不就去球馆,或者我去某处吃饭

每个人都说,‘你确定吗?’种种事后猜疑开始涌上心头

每个人都会发消息给我,看看我咋样,并且为我祈祷

3月31日国足客战关岛队比赛需各方谨慎应对,因为这意味着两场40强赛的间隔只有5天,虽然此前中国足协已经为可能进入新一期国足集训阵容的队员分批办理了赴关岛的签证,但受疫情影响,关岛的外籍人员入境政策也发生了变化